master

宇华在苏格兰:

【世界没有尽头】

又一个夏天结束了。

换季后,半夜骤然下起的雨啪嗒啪嗒地亲吻着玻璃。昨晚临睡前我盯着手机屏幕的时间,看着它往前跳了一个小时,整个英国进入了冬令时。

在刚过去的那个夏天里,我心血来潮约友人一同前往高地走走,几乎没多做考虑便请了假买了车票就闪电出发。那会儿心境浮躁得很,就像热气腾腾的茶杯上起了雾眼镜片,周遭一切都模糊紊乱。也好,找个宁静的地方呆上一小阵子。

我回想起出发前某个晚上凌乱的房间,散落一地的垃圾与书,分隔在房间两角的拖鞋,拆开包裹的盒子,耷拉的背包,半开的抽屉,丢掉镜头盖的相机,胡乱成堆的衣物,搅在一起的电源线,生锈的硬币与散开的床单。我明晰地对自己说,累了。

 

汽车北上驶离了我住的那个小镇一阵子之后,可以明显地感觉到房子逐渐变少,间隔渐远,狭长车道两旁是大片无垠的绿与蓝,密林与大湖。进入天空岛之前我们在一个叫威廉堡(Fort William)的小镇暂住一晚。司机在我们旅店附近的一个不起眼的破旧小车站放下了我们,天空很不及时地转阴,下起了雨。我们拖着行李在坑坑洼洼的沥青路上沿着洛溪河堤走向旅店。威廉堡在苏格兰高地这样一个人烟稀疏的地儿来讲,算是规模不小的一个小镇,居民很多都以放牧和渔业为生,有着依山傍湖的好景色。到达旅店的时候我们的外套上都沾满了雨水,鞋面也被浸湿成深浅不一的颜色。简单安顿之后我们边趁天黑前出发前往英国的最高峰本尼维斯山(Ben Nevis)——这个被灌上拥有苏格兰最美日落称号的地方。

我们打着伞深一步浅一步地往深山走去,四下除了我们就没别的路人,偶尔一两辆汽车打着灯溅起雨水呼啸而过,亦或是零星的几个装备齐全的登山客沿途下山。陆续走了约莫一小时后我们才发现爬的并非本尼维斯山,而是与其对望的一座不知名稍矮的山头。天色渐晚,天公不作美依旧淅淅沥沥,山涧在傍晚时分悄悄起了雾,群山都隐匿在迷蒙的雨雾间,只露出群青色的一座座绵延山头,被洗涤过的枝叶尤其明净。厚重的云层随着拂风的方向游走,植被也轻轻倒向同一方向,天色一度度地灰暗下去,我就这样看完了我二十二岁的最后一个日落——老实说那并不算是日落,像慢动作放映的灭灯,在你回头之前就啪嗒一声把你周遭变黑。小时候很怕黑,总觉得黑暗是无形怪物的藏身地,他们汲取幼童的梦为养分;长大后便觉得黑暗没什么,都是自欺欺人的玩笑而已;不过我奶奶跟我讲她年轻的时候也从不怕黑,半夜的深山沟借着月光照样大无畏前行,如今不行了,入眠前总会在房间角落,或者走廊上留着一盏小灯,亮一整晚。

 

曾看过的一部电影里一个走到生命尽头的人形容自己的畏惧,死亡就像走夜路,在一片漆黑走胆颤心惊摸索前行,没谱儿,你不知道是否下一秒便会踏空,坠入万丈深渊。

 

村上春树在《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里面描述:“我仰面躺倒看天。我所能看的,只是阴暗的天空。清晨淋过雨的地面又潮又凉,但大地那沁人心脾的清香仍荡漾在四周。几只冬鸟扑棱棱地从草丛飞起,越过围墙消失在蓝天之中。”

世界尽头这四字,不同于末日,于我而言是它是美好的。它或许需要穿过无尽的城市,或许隐匿在万丈的大洋之底,或许只是梦中的一个结界,又亦或是封藏在冰原的深处。我固执地认为世界尽头是确凿存在的——直到我到达天空岛。

 

天空岛上只有顺时针逆时针两趟环岛巴士,频率大概是一小时一圈。我们就坐着巴士每到一站就下车到处乱窜,一小时后再回到原点等下一班车。行驶间,车窗略过大片的黛蓝与群青。世界如同被拔掉电源一般,四下谧静,除了耳旁簌簌的风声。几天下来的走走停停,我们早已有些疲惫了,可是还是咬着牙爬上了陡峭的顶端为老人石的那座山。风很大,友人的发梢都被齐刷刷呼啦一下吹响半空,漫天薄云迅速被吹向那一侧,山地下的松林已经绵延成一整片均匀宜人的绿,还可以勉强看见星星点点正在移动的黑脸羊,和高地牛群;环岛公路细得只剩下一条线,再远点便是大海。

那天我们也去了岛上最西端的Neist Point,几次迷路最终到达之后已经几近黄昏。我看见岛屿的末端奋不顾身地向外延伸,可终究没有融进大海,留下一片高耸的断崖,一座灯塔孤零零地立在断崖旁边,海鸟围着灯塔孜孜地低空盘旋。我跟友人忍着心悸坐在了悬崖边缘,我不敢往下看,下方的悬崖足有三四十层楼高,眼前是无尽的涛纹与海面。四周渐渐起雾,灯塔发出的亮光射向未知的渺远,正如其名,整座岛此刻就是腾空在云顶的岛屿。永恒,却孤独。

日光渐散,脚下的潮汐一下,一下地拍打着断崖。

 记得天空岛公路旅行的半途住的是一家山涧中的客栈,我们这些平日里的低头族因山里无法接收信号而无所事事,后来索性问店家拿了一堆破旧纸箱当火种,搭上干的木柴生起了篝火。苏格兰的夏夜并不会这么轻易妥协暗下去,尽管是几乎凌晨时分,天空怎么也得留下一抹深深的黛蓝色。我们喝着啤酒天南地北地侃儿。或许好多年过去之后,我还能模糊记得大学里最后一个夏天,天空岛山涧湖面上熠熠映着的火光。如果几日所见的这般醉人之境都不算尽头的话,那么尽头亦荡然无存。

 

世界没有尽头,有我,和我们。

 

微博

Instagram kelexlau】

Facebook页面】 

 

樱如云霞,花见东京

一边写诗一边旅行:

樱如云霞钟声远,樱花季节又要来了。作为一个赏樱的国度,三月底到五月初,自九州开始的粉白色樱花海洋将由南向北绽放至北海道,带给人们许多美好的感受。笔者在东京求学五年,每年樱花盛开时都充满感动,那些短暂的,如雪片般的花瓣,让这个世界都沉浸在春天的童话里。在此我整理了东京市内八处花见的良所,并精选了一些自己拍的照片,大家可以根据兴趣喜好选择赏樱地点。


首先介绍三处人气爆棚,可以称为东京TOP3的赏樱景点


1.千鸟渊公园


位于皇居西北角的千鸟渊公园算得上东京最热门的赏樱地点了。这里本是皇宫的护城河,因为河面形似千羽鸟振翅欲飞的形象而得名。春天时染井吉野樱与山樱沿护城河盛开,河流的弧度让景致更添一份姿色。若能找一个天气晴好的日子,租一艘小船,在护城河里慢慢游荡,而四周尽是些樱花树,有风吹来,花瓣纷纷飘落在湖面上,也洒在小船上,春色的美味让人受用无穷。到晚上灯光亮起,小船一艘接着一艘停在水面上,对岸的樱花倒影洒落下来,形成“水镜”,即便游人纷至,也定能在那嘈杂声里读懂夜色的沉静与内敛。













2.上野恩賜公園


上野公园全称上野恩赐公园,是日本最早的公园,公园与东京美术馆、国立科学博物馆、东京国立博物馆、国立西洋美术馆连成一片,成为了一处绝佳的旅游休闲场所。上野是人气极旺的赏樱胜地:鲁迅先生曾经在《藤野先生》一文的开篇写道:“上野的樱花烂熳的时节,望去确也像绯红的轻云”。铺天盖地的樱花绽放时,日本人清晨就会占好位置,然后一群朋友一起过来赏樱野餐;而密密麻麻人群中,说着中国话的游客则更多。虽然知道上野的游客熙熙攘攘,根本无法细细品味樱花的味道,但倘若是在樱花时节来到东京,你又如何能忍心不去上野,如何能不在上野那拥挤如潮的人群中被一望无垠的粉色海洋所震撼呢!


PS:最近网上比较火的樱花星巴克就在这里,樱花装饰至四月上旬为止。




3.目黒川


目黑川是从世田谷区经由目黑区、品川区汇入东京湾的一条约八千米的小溪流,从池尻大桥车站到目黑站沿河约四千米的岸边栽植满了樱花。盛开的时候花影遮天蔽日,粉色的灯笼沿河铺开;河道两旁的商铺小贩生意兴隆,河道上人流如织。平日白天的时候由于年轻人都上班上学,尚不算拥挤,等到入夜,灯笼都亮起来,河水里反射着灯光和樱花的倒影,路上,桥上变得熙熙攘攘。与友人、家人或是伴侣来河边走一走,点一杯粉色樱花酒,嗅一嗅樱花的味道,会让人心旷神怡,满怀美丽心情的吧。


樱花如雪,铺开在尘世间。








下面是三处推荐的可以与朋友一起边赏樱边野餐的公园。


4.新宿御苑


在高楼林立的新宿区,有一处结合英式庭园、法式庭园与日式庭园的公园——新宿御苑。这里种植有约65种、共1300株樱花树,花期自二月中旬开始一直持续到四月下旬。每年的三月下旬至四月上旬是赏樱的最佳时期,可以约三五好友在此地畅谈人生。与下面会提到的北之丸公园以及代代木公园不同,新宿御苑进园需买票,且不准许携带酒精饮料、乐器等娱乐用具、不能携带宠物。樱花特别开放期间,周末人流量可能会比较大,因为人工查包,所以需费些时间,笔者当时排了接近一小时队才进去。不过即便人多,进去找块空地还是不难的。值得一提的是,可能大多数喜欢日本文化的朋友都已经知道,《言叶之庭》就是以新宿御苑为背景的,喜欢的孩子可以过来朝圣;没看过这部动画电影的,也十分推荐看一看。








5.北之丸公园


北之丸公园是位于皇居西北侧,千鸟渊旁边的国民公园。内有日本武道馆、科学技术馆、东京近代美术馆等可供参观。公园里有不少绿地,可与朋友在此聚餐娱乐,人并不算多。






6.都立代代木公園


代代木公园位于涩谷区,与原宿和明治神宫比邻。这里是我最喜欢的市民公园,每到周末,与二三好友在园里散散心,看四周喷泉、小湖、树林、空地上,有人演奏着不认识的传统乐器,有人跳着舞,有人扔飞盘,有人跑步,有人围坐在草地上谈天说地。在这里方能体会到最休闲的日本生活氛围,而我也愿意同许多来此消遣的人一样,捧一本书晒晒太阳;又或是什么也不干,看着湖面发发呆,消磨半天明媚的时光。另外,公园靠近涩谷车站的一部分区域(NHK大楼旁)有跳蚤市场,也会定期有不同国家或者主题的文化节,各种美食小百货都可以慢慢淘淘。在代代木公园里种植着约600多株樱花树,因为公园非常空旷,花开时与朋友到此赏花是个十分不错的选择。我在盛花期的时候没有去过代代木公园,只是在三月中旬的时候去过一次,拍到几张开花的河津樱。






最后推荐两处非主流赏樱景点。


7.六本木中城


六本木是位于东京都中心部的繁华区域,这里办公楼林立,也因为酒吧、夜店的繁荣成为年轻人聚集的场所。当然,六本木有不少博物馆和艺术中心,比如森美术馆等。与森大楼并成为六本木两大新中心的中城(Middle town)是一座拥有商业、休闲、住宅、办公和艺术设施的建筑,这里每到年底都会有大型的点灯活动。而在中城的一条街道上种植有约150株樱花树,樱花开时从天桥上就可以欣赏到如下的景色。




这里也离东京塔很近,甚至从六本木的街道上看过去远方就能看到东京塔。




而下图则是从54层的森大楼展望平台上看到的东京夜景。



8.东京工业大学大冈山校区


最后还是要推一下自己学校的樱花树。学校并不大,但是主楼前的甬路旁植有两排巨大的樱花树。樱花树是由东工大的毕业生在大约60年前栽种下的,半年个多世纪来经历风雨洗礼,一点点长成枝叶繁茂的巨木。每一棵树木下面都有木制围栏,一则保护树木,二则方便学生以及附近的居民休憩。每到三月底四月初的时候,粉白色的樱花遮天蔽日,只能透过樱花缝隙看到点点蓝天。人们在樱花树下聊天、野炊、嬉戏。许多年过去,这一排樱花树已成为新生入学后的第一眼风光;也已成为毕业生对于工大最后的回忆。那些春光明媚、风和日丽的日子里,站在樱花树下告别青涩的时光与曾经的挚友,一转身所有故事都已消散在岁月的风中。只剩下每年窗外准时飘起的樱花雨,提醒着自己曾经有过的青春和美好。学生时光,始终是最美的记忆呀。









其他我上面没提及的,但是也比较推荐的东京都内的赏樱景点有:隅田公园(可以看到晴空塔);芝公园(可以看到东京塔);六义园;井之頭恩賜公園等。其实对于来日本旅行的各位来说,樱花季节大街小巷处处都会有花开,所以在安排行程的时候参考一下此文即可,无需特意按图索骥。东京的春天姹紫嫣红,等待你的到来。


附上最新的樱花开花时间预计(2015/3/6版)




东京圈




京都圈




最后的最后,上个妹子,目黑川拍樱花的时候无意抓拍到,不敢私藏,送给各位欣赏。





——————————————————————————————————————


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微信公众账号


ID sunflower_nju


在旅行中寻找色彩与诗情



一起旅行:

木彡贝勒·LoFoTo:

【极北,极美 Fairy Tale Never Ends】

我曾梦想在荒芜一人的林海雪原上驾车飞驰,然后爬上车顶和你看欧若拉女神忘情起舞;

也曾憧憬在寂静无声的雪夜,与你徘徊在古老的木制小屋前,遥指璀璨星河。

如今这些都实现了。感恩。

微博: @木彡贝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