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ter

樱如云霞,花见东京

一边写诗一边旅行:

樱如云霞钟声远,樱花季节又要来了。作为一个赏樱的国度,三月底到五月初,自九州开始的粉白色樱花海洋将由南向北绽放至北海道,带给人们许多美好的感受。笔者在东京求学五年,每年樱花盛开时都充满感动,那些短暂的,如雪片般的花瓣,让这个世界都沉浸在春天的童话里。在此我整理了东京市内八处花见的良所,并精选了一些自己拍的照片,大家可以根据兴趣喜好选择赏樱地点。


首先介绍三处人气爆棚,可以称为东京TOP3的赏樱景点


1.千鸟渊公园


位于皇居西北角的千鸟渊公园算得上东京最热门的赏樱地点了。这里本是皇宫的护城河,因为河面形似千羽鸟振翅欲飞的形象而得名。春天时染井吉野樱与山樱沿护城河盛开,河流的弧度让景致更添一份姿色。若能找一个天气晴好的日子,租一艘小船,在护城河里慢慢游荡,而四周尽是些樱花树,有风吹来,花瓣纷纷飘落在湖面上,也洒在小船上,春色的美味让人受用无穷。到晚上灯光亮起,小船一艘接着一艘停在水面上,对岸的樱花倒影洒落下来,形成“水镜”,即便游人纷至,也定能在那嘈杂声里读懂夜色的沉静与内敛。













2.上野恩賜公園


上野公园全称上野恩赐公园,是日本最早的公园,公园与东京美术馆、国立科学博物馆、东京国立博物馆、国立西洋美术馆连成一片,成为了一处绝佳的旅游休闲场所。上野是人气极旺的赏樱胜地:鲁迅先生曾经在《藤野先生》一文的开篇写道:“上野的樱花烂熳的时节,望去确也像绯红的轻云”。铺天盖地的樱花绽放时,日本人清晨就会占好位置,然后一群朋友一起过来赏樱野餐;而密密麻麻人群中,说着中国话的游客则更多。虽然知道上野的游客熙熙攘攘,根本无法细细品味樱花的味道,但倘若是在樱花时节来到东京,你又如何能忍心不去上野,如何能不在上野那拥挤如潮的人群中被一望无垠的粉色海洋所震撼呢!


PS:最近网上比较火的樱花星巴克就在这里,樱花装饰至四月上旬为止。




3.目黒川


目黑川是从世田谷区经由目黑区、品川区汇入东京湾的一条约八千米的小溪流,从池尻大桥车站到目黑站沿河约四千米的岸边栽植满了樱花。盛开的时候花影遮天蔽日,粉色的灯笼沿河铺开;河道两旁的商铺小贩生意兴隆,河道上人流如织。平日白天的时候由于年轻人都上班上学,尚不算拥挤,等到入夜,灯笼都亮起来,河水里反射着灯光和樱花的倒影,路上,桥上变得熙熙攘攘。与友人、家人或是伴侣来河边走一走,点一杯粉色樱花酒,嗅一嗅樱花的味道,会让人心旷神怡,满怀美丽心情的吧。


樱花如雪,铺开在尘世间。








下面是三处推荐的可以与朋友一起边赏樱边野餐的公园。


4.新宿御苑


在高楼林立的新宿区,有一处结合英式庭园、法式庭园与日式庭园的公园——新宿御苑。这里种植有约65种、共1300株樱花树,花期自二月中旬开始一直持续到四月下旬。每年的三月下旬至四月上旬是赏樱的最佳时期,可以约三五好友在此地畅谈人生。与下面会提到的北之丸公园以及代代木公园不同,新宿御苑进园需买票,且不准许携带酒精饮料、乐器等娱乐用具、不能携带宠物。樱花特别开放期间,周末人流量可能会比较大,因为人工查包,所以需费些时间,笔者当时排了接近一小时队才进去。不过即便人多,进去找块空地还是不难的。值得一提的是,可能大多数喜欢日本文化的朋友都已经知道,《言叶之庭》就是以新宿御苑为背景的,喜欢的孩子可以过来朝圣;没看过这部动画电影的,也十分推荐看一看。








5.北之丸公园


北之丸公园是位于皇居西北侧,千鸟渊旁边的国民公园。内有日本武道馆、科学技术馆、东京近代美术馆等可供参观。公园里有不少绿地,可与朋友在此聚餐娱乐,人并不算多。






6.都立代代木公園


代代木公园位于涩谷区,与原宿和明治神宫比邻。这里是我最喜欢的市民公园,每到周末,与二三好友在园里散散心,看四周喷泉、小湖、树林、空地上,有人演奏着不认识的传统乐器,有人跳着舞,有人扔飞盘,有人跑步,有人围坐在草地上谈天说地。在这里方能体会到最休闲的日本生活氛围,而我也愿意同许多来此消遣的人一样,捧一本书晒晒太阳;又或是什么也不干,看着湖面发发呆,消磨半天明媚的时光。另外,公园靠近涩谷车站的一部分区域(NHK大楼旁)有跳蚤市场,也会定期有不同国家或者主题的文化节,各种美食小百货都可以慢慢淘淘。在代代木公园里种植着约600多株樱花树,因为公园非常空旷,花开时与朋友到此赏花是个十分不错的选择。我在盛花期的时候没有去过代代木公园,只是在三月中旬的时候去过一次,拍到几张开花的河津樱。






最后推荐两处非主流赏樱景点。


7.六本木中城


六本木是位于东京都中心部的繁华区域,这里办公楼林立,也因为酒吧、夜店的繁荣成为年轻人聚集的场所。当然,六本木有不少博物馆和艺术中心,比如森美术馆等。与森大楼并成为六本木两大新中心的中城(Middle town)是一座拥有商业、休闲、住宅、办公和艺术设施的建筑,这里每到年底都会有大型的点灯活动。而在中城的一条街道上种植有约150株樱花树,樱花开时从天桥上就可以欣赏到如下的景色。




这里也离东京塔很近,甚至从六本木的街道上看过去远方就能看到东京塔。




而下图则是从54层的森大楼展望平台上看到的东京夜景。



8.东京工业大学大冈山校区


最后还是要推一下自己学校的樱花树。学校并不大,但是主楼前的甬路旁植有两排巨大的樱花树。樱花树是由东工大的毕业生在大约60年前栽种下的,半年个多世纪来经历风雨洗礼,一点点长成枝叶繁茂的巨木。每一棵树木下面都有木制围栏,一则保护树木,二则方便学生以及附近的居民休憩。每到三月底四月初的时候,粉白色的樱花遮天蔽日,只能透过樱花缝隙看到点点蓝天。人们在樱花树下聊天、野炊、嬉戏。许多年过去,这一排樱花树已成为新生入学后的第一眼风光;也已成为毕业生对于工大最后的回忆。那些春光明媚、风和日丽的日子里,站在樱花树下告别青涩的时光与曾经的挚友,一转身所有故事都已消散在岁月的风中。只剩下每年窗外准时飘起的樱花雨,提醒着自己曾经有过的青春和美好。学生时光,始终是最美的记忆呀。









其他我上面没提及的,但是也比较推荐的东京都内的赏樱景点有:隅田公园(可以看到晴空塔);芝公园(可以看到东京塔);六义园;井之頭恩賜公園等。其实对于来日本旅行的各位来说,樱花季节大街小巷处处都会有花开,所以在安排行程的时候参考一下此文即可,无需特意按图索骥。东京的春天姹紫嫣红,等待你的到来。


附上最新的樱花开花时间预计(2015/3/6版)




东京圈




京都圈




最后的最后,上个妹子,目黑川拍樱花的时候无意抓拍到,不敢私藏,送给各位欣赏。





——————————————————————————————————————


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微信公众账号


ID sunflower_nju


在旅行中寻找色彩与诗情



骑猪闯天下:

Lofter,简单,朴素,看到“总要去旅游”这么个活动,索性试试把以前的旅游的文字和照片搬一些过来。

【一片一事】二手相机店,Rodinal,46mm

旅途中,总有一些人,或事,让人难忘,以色列的一年多里,让我难忘的,不是哭墙,不是沙漠,而是特拉维夫这二手相机店的老人家。

货运公司终于通知我行李可以提货了,Beer Sheva没有卖显影器材的地方,同事Yair老早就告诉我Tel Aviv有一家摄影器材店东西很全,再加上还要换一本新护照,所有这些事可以集中一天到Tel Aviv办完。Yair说的那家店没找到,可是就在Yehuda街的拐角发现了这家及其不起眼二手相机店。店门只容一人进出,只两步便挤到了柜台,背着背囊,便再也不能转身,内里的面积让我吃惊,不足10平米,可是却层层叠叠,从地板到天花板3米的空间却堆满了各色货物,熟知器材,一眼便知都是摄影器材,且很老的那种,写这些字的时候我想起了香港鸭寮街的二手相机摊老板,每日练摊,摆放着各色相机器材,路人观赏居多,生意却不见几宗,不禁让我觉得奇怪他是如何谋生,我却是在他那里买了几块滤镜,而这次在Tel Aviv,也是一样的二手相机店,也在寻找一块46毫米的红色滤镜。

从柜台后边直起一位花白头发的老人家,鼻子下的胡子也是花白,白色衬衫,衬衫口袋露出一截笔帽,显得很有精神。告诉他想要一块46毫米的红色滤镜,老人家想了一下,开始挪动,这才发现老人家行动有些迟缓,翻箱倒柜,而我便四周打量,右边的墙上贴了一张老人的照片:左边耳边夹着一朵耀眼的黄色小菊,花衬衫,衬衫口袋里一打钞票码成扇形,右手拿着锥形鸡尾酒杯,杯上一枚小阳伞很是夺目,整个夏威夷风情。看罢,我会心一笑。眼角余光瞟到角落里Rodinal的字样,一惊,仔细一看,原来是停产已久的Agfa的Rodinal显影液和定影液,这时,老人家说了一个词:sorry!并没抱多大希望的我指着角落的Rodinal说:"I want the developer and fixer"。明显觉察到老人家一惊,毕竟这年头用黑白胶卷的人属稀有动物了。原价50谢克的显影液和定影液老人最后只要了我25谢克,虽然没买到滤镜,但是原产Rodinal是可遇不可求的。赶着去使馆,匆匆跟老人家告别,临行要求给他拍张照,欣然答应。

一个月后,使馆打电话告诉我可以去取护照了。连夜把老人家的照片印出来,这是第一次把被拍摄者的照片送去,很是郑重其事。入得店内,老人看到我很是一惊,当我郑重把照片给他的时候,他拿着相片的手有些许颤抖,那样的心情,我无法揣测,老人口里嘟囔着:good,good,good……thank you,thank you……并不着急去使馆,便站在柜台前跟老人聊开了,73岁,育有一儿一女,均不在身边,靠二手相机店为生,每月租金3300谢克……看着这满店的器材,想着现在数码技术对传统摄影的冲击,不知这店还能维持多久。老人点上一支烟,烟雾中依稀可觉一种孤独,是对生活,还是对人生呢?心生怜悯!最后的离开感觉像是逃离,逃离那种孤独!

离开以色列之前,又去了一趟Tel Aviv,只想跟老人家道个别,合个影。可惜,二手相机店门紧锁,还是没能见到老人家。也算一桩遗憾。

人与人的纽带很难说的清楚,跟老人的联系,只是那Rodinal,只有46毫米的距离。我想以后如果还有机会,我会再去看望老人家。

--------

Kodak Trix-400